🐠!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请unfo

[酒茨]茨蝠与他的酒味儿储备粮(二)


人类吞x吸血鬼茨
*欺负茨木!
*疯狂欺负茨木!!

茨蝠一


——

    酒吞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是被窒息感弄醒的,仿佛有什么在紧紧勒着他的脖子。他愤怒地一挥手,打在了茨木的屁股上,裸身贴着他的吸血鬼痛叫一声,“别打那里!”
    他这时候才感觉手上黏黏糊糊的,伸到面前来一看,全是红红的血,不会吧,他想,这吸血鬼长着几把还来大姨妈啊?
    茨木疼得差点变回茨蝠,“都是你的错,”他抱怨道,“吾高贵的屁股被灼伤了!”
    酒吞疑惑不解,“怎么怪我了?”
    “你为什么不拉窗帘?”茨木气鼓鼓地问道,“都是你的错!”
    酒吞摊摊手,“本大爷为什么要拉窗帘?”
    “因为——因为——”茨木又急又气,“你已经领了我的准养证,都盖着黑晴明的章了,你看。”
    酒吞看出了这对他是一个好局面。他笑了两声,“这么说,”他扯开自己的睡衣,“你承认你被本大爷饲养着了?”
    茨木尽量不把眼睛往酒吞的脖子上看, 他可是个高傲而有尊严的吸血鬼。可是他的屁股太疼了,特别是被酒吞打了一下之后,他现在极其需要鲜血来为他修补身体。“快让吾吸你,快点。”他岔开话题。
    酒吞知道他实在痛苦,也不再过多为难他了,“来吧,我的小宠物。”他把脖颈往茨木跟前送。茨木愤愤地一口咬住那里,尖牙刺破血管,新鲜的,充满力量和酒味的血液充斥着茨木的口腔,这让他感到又安心,又满足——尽管茨木容易醉,但他不讨厌酒味儿,甚至有点喜欢,而除却这会让他无法吸血的酒味以外,他的储备粮,他敢打包票,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喝的储备粮,没人能比他更好喝! 茨木边这么想着,边陷入一种矛盾的境地——他真想让别的吸血鬼也知道自己的储备粮有多么的好,可是他又实在不想和别的吸血鬼分享酒吞,真是个大难题。
    “你为什么不直接在我睡着的时候吸血?”酒吞抱怨道。比起被突然勒醒,他更宁愿在睡梦中被咬破脖子——反正这家伙也吸不了多少,一会儿就自己倒了,伤口也不大,可以等他醒来再处理。
    “唔……因为……因为……这样…不礼貌——嗝儿——不尊重食物……”茨木昏昏沉沉地答道。他已经觉得头重脚轻起来,准备直接栽在酒吞身上了。
    “吸血鬼还会尊重食物?”酒吞对这个相当感兴趣,但茨木没有回应。他把茨木扔在地毯上,准备起床去给自己做早餐,他还特意把茨木翻过来,看了一下他的屁股——白净,圆润,光滑,已经长好了,是个好屁股了,没有留疤,看来补救得是时候。
    这家伙虽然一次吸不了太多,酒吞也没感觉有丝毫不适,但酒吞毕竟是个人类,还是禁不住他每天这么可劲儿造。幸好吸血鬼还可以吃血袋过活——酒吞翻了翻冰箱里的补给,还是够的。但要把茨木养起来,也不能只让他吃这些东西——酒吞开始思考起茨木的健康养殖计划了。



    茨木现在并不算饿,因此他不需要去咬酒吞的脖子。他变成蝙蝠,在房子里到处乱飞,他还没有仔细观察过储备粮的屋子呢,这可是他以后要住的地方,不能不仔细。他发现不只是卧室,连客厅的窗帘也没拉,不满地哼了一声,用力量抵御着阳光,屈尊降贵地把厚厚的遮光帘叼了起来。
    酒吞在一旁看着,满脸惊讶。
    “你那么小,居然能拉动窗帘,实在让我惊讶。”
    茨蝠不理他,把窗帘拉得死死的。他接着去厨房看了看,拉开冰箱,冷藏层里有二十来袋人血,他回忆起那老太太般的口感,吐了吐舌头,又朝着冰箱门一撞,把它给关上了。茨蝠又把厕所,杂物室和健身房都粗略地巡视了一遍,觉得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转身飞回酒吞的房间。他优雅地落在酒吞的床上,又变回光着身体的男人。
    酒吞端着一杯威士忌进来,正看见茨木坐在床上,眉头紧皱,像在思考些什么。他也不去问,只是喝一口酒——反正无论茨木要吸多少血,哪怕一口,他都不会满足这家伙的。根据他的时间表,下一次喂养日在下星期三,在星期三到来之前,茨木不能喝一口酒吞的血,一丁点都不行——他可不想给这家伙一种自己很受宠爱的错觉。
    茨木气鼓鼓地回头,“我的血奴,你怎么能不给你的主人一张床?”
    “血奴?”酒吞嗤笑一声,“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茨木童子。” 还血奴?哪有吸血鬼需要靠血奴养活的,这种历史遗留物早就被时间冲刷走了。连准养证上都盖章写好了,本大爷是你的饲主。
    茨木朝他呲牙,“吾是吸血鬼,随时可以咬断你的脖子。”
    酒吞摊摊手,“那你将会在喝完至多两大口血以后倒在地上,等你醒过来,你将面临本大爷在现在的高温下腐烂的尸体——吸血鬼不食腐,我记得。”惩治茨木的法子可多了去了。
    茨木愤怒地磨着牙,他迅捷地向酒吞扑过去,整个贴在酒吞身上,像只八爪鱼似地攀住酒吞,指甲深深陷进他的肉里,扎出几个血洞,他咽了咽口水——他真想咬死这个不知好歹的人类啊,可他不能,酒吞实在是太好吃了,他想,自己需要可持续发展。
    酒吞感到一阵疼痛,比这更让他难受的是他身上茨木的重量。他试图抓着茨木的腰试图把他扒下来,“床又不能遮光。”
    “吾乃拥有ssr血统的高贵吸血鬼,怎么能屈居于那种狭小简陋的盒子里?”茨木不满地撅了撅嘴。
    原来他说的是变成蝙蝠的时候,这个倒好办。酒吞拍拍他的背,“行了,下来吧,”他揉揉茨木蓬松又柔软厚实的长发,“本大爷可以给你一张床,但你也要答应本大爷一件事情。”
    吸血鬼警觉起来,“什么事情?你先说,我再考虑。”他毕竟是个吸血鬼,听过许多奇奇怪怪的传说和故事,人类往往阴险狡诈,欲望永无止境(实际上吸血鬼也一样),答应为他们实现一个愿望,他们就会索求更多更多……他知道青行灯有个远方表弟阿拉丁神灯,就是这样被人类坑破产的!
    “不是什么大事,”酒吞淡淡地说,“自今天开始,十天后是下一个饲喂日。每五天本大爷可以允许你吸两次血——就这么简单,但吸太多,超出我承受范围的不行。”
    “吾为什么要听从你的命令,血奴!”茨木愤怒地吼道。情绪使他有些维持不住人形,几乎要变成小个的蝙蝠了。
    “因为你吃我的,用我的,还要吸我的血。”
    “我是尊贵的吸血鬼!”茨木愤愤道,“我想吸多少,就吸多少。你认为我不可以直接掐住你的脖子吸血吗?”
    “可以是可以,”酒吞陈述道,“但首先,你只大约能吸二十毫升左右就会晕倒,而本大爷可以直接把你捞起来关禁闭。其次,我可以向吸血鬼管理局控告你,他们会处理这类事务——你恐怕会被关更久禁闭,在监狱里。最后,不要小瞧人类,你以为本大爷真拿你没办法?” 
    茨木气得吱吱叫,他凑近酒吞,露出尖锐的牙齿,“你真的以为吾不会杀了你吗?”
    “还是那句话,悉听尊便,只要你有食腐的兴趣。不过杀了我,你更加会被吸血鬼管理局盯上的。时代不同了,茨木,杀一个人要关上两三百年呢。”
    茨木总算忍不住变回茨蝠——他死死盯着酒吞,露出尖牙,在空中凶狠地拍着翅膀,发出盛怒中的“吱吱”声。
    他几乎气得要直接把酒吞咬死,不打算考虑后果了。但酒吞摊摊手,问他,“所以,尊贵的吸血鬼茨木童子,被抓起来关上只有生血袋能吃的几百年,或者是十天能吸两次新鲜的,本大爷的血——你更喜欢哪个?”
    茨蝠萎靡了,他毕竟是一个聪明的吸血鬼,毫无疑问他选择后者。然而选择后者,就意味着答应储备粮的限制条件——
    他小声地吱吱思考良久,最终扇着小个的白翅膀,落到了酒吞那非洲菊一样的红发上。茨蝠妥协了,储备粮实在是太好吃了,他咽了咽口水。而且酒吞还会给他做血豆腐吃,血袋做成那样,也不算太难吃。这么一想,留在酒吞这里可比蹲监狱或者自己去外面乱晃要值当得多。
   
   

    酒吞对着刚到的迷你公主床沉默不语。这几天茨木一直维持着人形,跟他挤在一张床上。茨木其实更加喜欢以茨蝠的姿态睡觉,又不想睡纸巾盒,要一张精美的床来装他那茨蝠的身体。虽然实际上也没太大差别,但足够他对酒吞叽里呱啦地抱怨一大堆了。酒吞听着就烦,又懒得出门,淘宝拍了个一股子王霸之气,一定很符合高贵的吸血鬼审美的迷你定制小床,又叫店家发了顺丰,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它盼来了——结果店家发错了货,把王子床发成了公主床。一溜儿蕾丝花边和小朵的玫瑰花,还配了个粉红粉红的遮光小床罩——柔软冰凉的水垫倒是有好好地照酒吞的要求做了,可是茨蝠要是不喜欢,不睡,要是让给酒吞,这床就比酒吞的脚大一点,他也挤不进去啊。
    最关键的是,他还得听整整三天茨木睡前趴在他耳朵边的唠叨——酒吞连这家伙以此事为由要求吸血补偿的嘴脸都想象出来了——简直没有比茨木更麻烦的宠物了,他想。
    可是他已经告诉茨木这张床到货了,真是件既尴尬又倒霉的事情。他已经听见茨木翅膀“啪嗒啪嗒”的声音了。
    “酒吞,它在哪?”糟糕……
    见酒吞用身体挡着什么东西不让他看,茨蝠一下子来了气,降落在地板上又变成人,堂堂正正地在酒吞面前遛鸟。
    吸血鬼的身体素质比人类强上三到五倍,酒吞第一次真正见识到这一点。几乎在眨眼间,茨木就冲到了他面前,把那张粉红的小床捏在手里。
    “血奴!”他呆滞了一下,愤怒地喊道,“你就让尊贵的吸血鬼睡这样的床!”
    “茨木,本大爷知道你是公的……”
    “吾乃高贵的男性吸血鬼!”茨木不停地从喉咙里发出蝙蝠尖尖的“吱吱”声,这场面实在是太有趣了,酒吞努力在吸血鬼面前忍住大笑的冲动。
    “店家发货错了,不是本大爷的问题。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看记录。如果现在下单,新的床要三天才能到。”茨木虽然脾气差,却相当理智,没有把锅随随便便扣到别人头上的爱好。
    见茨木冷静下来,酒吞也总算把笑给憋了回去,“实际上,虽然不符合你的审美,这个应该还挺舒服,你要不要试试,小蝙蝠?”
    茨木二话不说就缩成一小团茨蝠,直接躺了上去——他甚至还用翅膀把小被子盖在自己身上。茨蝠动了动身体,水床的弹软瞬间击中了他,整个茨都松弛下来,展开身体,发出了小声的叹息——他还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软的床铺!酒吞的床已经比棺材板舒服了,没想到世间还有比那更加舒服的床,他瘫软在上面,不想动弹了。
    酒吞看他缩进遮光帘里久久不出来,就叫了他两声。
    ——誓死捍卫这张床!
    茨蝠猛地从床上弹起来,对酒吞冷冷地说道:“血奴,这还是你办事不力的缘故,但也算你一番心意,吾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但吾要吸你一次血,这是对你的惩罚。”
    酒吞松了口气,被这家伙咬一口好过听他逼逼叨叨三天。但人类可比这三百来岁不谙世事的吸血鬼狡猾多了,茨蝠要是真嫌弃这张床,是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平静的——更不会要求只吸一次。
    茨蝠可不知道酒吞已经把他看透了,等到酒吞离开卧室,茨蝠不用虚张声势的时候,这只白蝙蝠立马整个儿瘫软在了水床上,成了一张活的茨饼了。这床真好,很软,而且,茨蝠其实还挺喜欢这高贵优雅的设计——至少他是觉得美的。茨蝠仰面朝上躺着,正上方还有根横杆,他把自己倒挂上去,左边翅膀朝西,这是他最喜欢的睡姿。茨蝠不得不在心里夸夸酒吞了,又好吃,又会给他买东西,又能做事,是个好的人类,好的储备粮。茨蝠迫切地想要找个同类来跟他说话——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想,哪怕是大天狗也行。出于一种吸血鬼的天性,茨蝠很想跟别的吸血鬼说很多很多酒吞的好,说酒吞的血是怎样的口感,如何的美味,说酒吞给他准备的床美丽而高贵,而且酒吞还拥有一副不错的皮囊。血族都喜欢这样的人类。可是很快地,茨蝠就反应过来,别的吸血鬼也会想要酒吞,来抢夺酒吞的。这不行,他想,这不行,酒吞不能有别的吸血鬼。可是没有别的吸血鬼知道他的储备粮的好,他又于心不甘,浑身难受。
    这可怎么办呢……茨蝠思考着对策,在阴暗的环境里越来越困,最后倒挂着睡着了。

-tbc

这章有点短 我头疼 写不多 望谅解
总觉得不够可爱 下章弥补一下

唉 写得好烂 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可爱 失去萌文应有的感觉了
这里要说一下!你们不能说茨蝠是一个大白胖蝙蝠!
首先,他吃得不多,并不算胖,目前还只是一个茨蝠条(虽然之后圆溜溜)
然后,他是个正经吸血鬼, 被这么说,他会气得吱吱叫
我的茨蝠好像几乎在每一章的结尾都睡着了
不管了 吸血鬼本来就喜欢睡觉 这是正常作息!

评论(35)
热度(291)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