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请unfo

[酒茨]茨蝠与他的酒味儿储备粮(八)(完)

*他们彻底相爱了,以后得一直互相欺负下去,阅读本文前请为他们默哀三十秒

——

上章链接

  十九
  
  
  
  
  缩成一团的茨蝠被臭着脸的酒吞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上。酒吞的神情实在是太可怕了,即使是茨木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吸血鬼,此时也从他身上感到了巨大的压迫力。酒吞盯着这个缺斤少两的茨蝠——酒吞以前很喜欢把茨蝠的翅膀和身体捏在一起,让他变成一个又白又软的毛球。现在他确实缺了一边了。茨蝠看上去忸怩不安,明明是他断了手,没了翅膀,他却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事。
  酒吞从旁边的箱子里掏出一个小环,他在环身上轻轻一按,小环就打开了。酒吞把这个环给茨蝠扣上,吸血鬼缩了缩,问道,“挚友,这是干什么的?我变大了怎么办?”
  “找你用的,一辈子都不许摘下来,不然本大爷有的是方法收拾你——它会跟着你变大。”
  “你现在可以告诉本大爷,你的手是怎么回事了。”
  他向酒吞解释了来龙去脉——包括酒吞的不同寻常,最近低级吸血鬼的怪异行为,和他断手的经过。酒吞听了,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死死盯着茨木右翼的断口。那处已经不再流血,但由于力量不足,也没有完全愈合。血猎的刀并未完完全全把茨蝠的右翼从根部切下来,还残留着一小块儿翅膀,从断口处甚至可以看到细密的组织。
  “你为什么不叫本大爷帮忙?或者让你们的管理局带人过来。”
  “因为……因为,”茨蝠不出声了。他比刚才被酒吞盯着的时候还要不安。可是他不说,酒吞就要一直这样盯着他。最后他眼一闭,心一横,说道,“我不想让挚友看见别的吸血鬼。”
  “为什么?”酒吞疑惑道。
  “挚友和普通的…人类不一样,可以养很多个吸血鬼……我不要很多个,三个也不行,两个也不行。”茨蝠说到最后,甚至有点生气了,“你如果看见了别的吸血鬼,也会想再养一个的。”
  酒吞没辙了。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吸血鬼呢?笨得要命,真是笨得无药可救。他真恨不得把这家伙直接抓起来,吞进肚里算了。
  “你吸我的血。”酒吞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背。由于他不知道茨蝠需要多少,那道伤口并不大,但他随时可以扩大它。
  茨木迟疑地看着他,茨木怀疑他的人类挚友被掉包了。
  “快点,磨磨蹭蹭。”
  茨木试探性地舔舔,他有一点醉,但也没有很醉,还能保持理智,“挚友,”他说,“就算我把你吸干了,右手也长不回来的。”
  酒吞沉默地看着他,眼里尽是阴翳。茨木直觉挚友生气了,又不知道怎么办,只好侧过身去,“挚友,”他说,“这对吸血鬼来说不是问题,你看,它已经结疤了。而且我还有左手呢。”
  酒吞显然对他很不满意。那双暗紫的眼睛死死瞪着茨蝠,看上去简直像是他要把茨木活活吞掉。他退后几步,好半天,他才伸出手,开口道,“你过来。”
  这个白生生的,长着绒毛的,缺了一边的茨蝠开始振翅。酒吞在他眼前忽然升高,他想要像往日一样,飞到酒吞的头上去。他的左翼使劲儿扇,可是飞不起来。即使是吸血鬼,保持不了平衡,也是飞不起来的。那只又白又透,能看到一点点血管的翅膀扇得越来越快,茨蝠是多么努力地想要飞起来啊!可是没有用的,他只能笨拙地随着翅膀在桌子上挪动一下。这时候茨蝠才真正发现,他已经完全失去飞行的能力了。
  他好像明白了酒吞在生气些什么。以前,茨蝠好歹可以在酒吞的身边飞来飞去,用力量赶跑所有妄图与他抢夺酒吞的吸血鬼。然而现在,茨蝠已经不是那个完整的,健康的,可以飞来飞去的小蝙蝠了。他不确定他在竞争中是否还有绝对优势。他从今往后都只能呆在地上,只能用人类的双脚走路。茨木认为酒吞不会弃养,然而谁知道他是否喜欢多一些的飞行生物呢?
  正在这时,茨蝠感到自己正在被酒吞的手托起来,他正要抬头看,一个软乎乎的吻就落在了他残余的左翼上。酒吞顺手捏了捏他的肚皮,“蠢东西,”他说,“别瞎想,养你一个就够麻烦了,再多来几个,本大爷不被吸成人干?”
  这感觉就像是,怎么说呢,吸了很多很多口挚友的血,然后鼓着肚子在满月的时候倒挂着睡觉。就是这种感觉,太令鬼高兴,令鬼舒适了。茨蝠用小爪子蹭一蹭酒吞,舔一舔他掌心的血,他还想亲亲酒吞,但是够不到。于是他安心地躺在酒吞的手里,舒舒服服地倒头就睡,还打起了小呼噜。
  在确认了茨蝠完完全全地睡着以后,酒吞把他放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茨蝠刚刚喝了一点儿酒吞的血,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他的眉目之间已经没有痛苦,右臂的伤处也几乎闭合了。
  酒吞要出一趟门。他要陪着茨木,所以他得在茨木醒之前回来。
  
  
  
  
  二十
  
  
  
  
  
  “晴明,”酒吞双脚搁在桌上,眼神锐利,杀气腾腾。“本大爷叫你查的人找到了吗?”
  “那个吸血鬼猎人……”作为酒吞中学时代的情敌,此时名义上的顶头上司,不久以前因为向酒吞隐瞒吸血鬼的存在刚被他大闹天宫一次的可怜人晴明心中哀叹,这怎么跟他说呢,渡边纲可是博雅的二舅的小弟啊!
  酒吞见他不说,右手戴的两枚戒指顷刻之间化成了两个小机关,那玩意儿分明是毒气发射装置。晴明头大如斗,恨不得身体穿过桌子去按住他。“酒吞,你别激动,别激动,咱们好好说话。”
  “告诉本大爷那人是谁。”
  “他叫……渡边纲。”
  “你姘头的二舅的小弟?”
  晴明下意识“嗯”了一声,突然反应过来,这不行啊,让酒吞知道了那小孩的名字,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啊!这可怎么办啊,博雅亲自来求他帮忙的,眼看着明早报纸上就要有渡边纲在家中被碎尸剁头的新闻了,晴明还是决定抢救一下。
  “酒吞,你别激动,别激动,杀人犯法。”
  “犯法?”酒吞挑了挑眉。
  “酒吞,你杀了人,是要进监狱的,茨木肯定不想看到你为了他去蹲号子,你说对不对?”
  酒吞呵呵一笑,“本大爷自有一百种无痕杀人的方法,那群废物警察能找到本大爷?你多虑了。”
  完犊子,博雅,我这回可能真保不住你二舅的小弟了。
  正在此时,晴明突然心生一计——他抓住光着膀子准备去谋杀的酒吞,把他生拉硬拽到椅子上,捞起电话啪啪啪拨了一串号码。
  仅仅三言两语,晴明紧皱的眉头就舒展开来。酒吞也有些疑惑,心想这狐狸肚子里又有什么坏水了。
  他挂断电话,一本正经地问酒吞,“你想当吸血鬼吗?”
  不等酒吞回答,他又道,“如果你想,我愿意提供经济技术支持——而且,你可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本大爷对当吸血鬼没兴趣。”酒吞依旧臭着脸。
  “你当了吸血鬼,就可以吸茨木了。你可以把他喂饱,然后吸很多,再让他恢复好,再吸。”
  酒吞沉思片刻,“行。”
  见这位大爷总算点头,晴明松了一口气,“那个……那,渡边纲——”
  酒吞冷哼一声,“本大爷想起来了,那小子是不是你姘头的二舅的小弟?”
  果然没什么事情是酒吞发现不了的。晴明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酒吞,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这话说得连他自己都不信,便换了个说法,“我对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看在咱俩的交情上,让他道个歉,算了吧?”
  “痴心妄想。”酒吞瞪他一眼,抱臂走出晴明的办公室,“本大爷只要他一条右臂——看在你当年救过我一命的份上。还有什么条件,本大爷之后再提。”
  晴明也没辙了,他知道这是酒吞的底线了。晴明犹豫了一下,打了个电话给源博雅,“博雅,”他说,“让渡边准备一下安假肢吧……放心放心,无痛截肢,假肢和真的一样……干血猎这行恐怕是不行了,不是手不行……回去再跟你说。”
  确实不行了,惹到了吸血鬼的头头,只要那位一句话,再做这行绝对要被大江山追杀死。唉,还得托关系给他找工作……晴明真是愁白了头。

  二十一


  “把手抬起来,对,让我看看。”负责检查的医生是个年轻女子,温柔而美丽,没人看得出她也是个吸血鬼。“鬼王……不、呃,茨木的饲主大人,能帮我把茨木身体的检查报告拿过来么?”
  酒吞一边点头应允,一边逐渐走远。确定酒吞消失在走廊最尽头的房间里以后,茨木赶忙道,“花鸟卷,我什么时候可以领血契?”
  花鸟卷看了看走廊尽头,今天里面是惠比寿值班,应该能絮絮叨叨至少二十分钟,足够拖住酒吞了。“茨木,”她为难地说,“你家这位……有点不寻常。”
  茨木很疑惑,他也知道酒吞很不寻常,但也不知道能够不寻常到令花鸟卷都皱眉的程度。他追问,“怎么了?”
  “你的那位酒吞童子,不能签血契成为血奴——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会引发血族内部的骚乱。”花鸟摇摇头。
  “他本就不是人类。”
  茨木被彻底搞糊涂了。酒吞的血那么温暖,那么好喝,带着人类的甜香和彻骨的酒意,他怎么可能不是人类呢?
  “说不是人类,也不全是……茨木,你一定没好好听吸血姬给你讲我族历史。”
  茨木点了点头,他现在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酒吞怎么就变成非人类了?
  “酒吞童子——这是在与人类的混战中死去的,大江山血族之王的名字。如你所见,你的酒吞确确实实就是血族之王。”
  茨木完全乱套了,可是他的酒吞是人类啊!怎么会和历史上的血族之王扯上关系呢!
  “血族与人类的战争结束之后,大江山的吸血鬼们用秘术复活了他们的王……但是由于力量不足,技术也不完全,复活后的酒吞童子只能显出人类体征,寿命也与人类无二。”
  行吧,原来他的酒吞是个假人。茨木现在只想翻白眼,酒吞怎么不告诉他呢?
  花鸟卷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酒吞自己也不知道的。”她说,“上辈子的时候,大江山的吸血鬼们曾经找过他,问他愿不愿意重新变回吸血鬼。结果他把他们……嗯……打了出去……说自己没兴趣,所以这辈子他们就不再问了。”
  酒吞没兴趣成为吸血鬼啊……茨木有点怅然若失,“那为什么不能让他签血契?”
  “血契是人类和吸血鬼的契约呀。”花鸟卷温柔地笑着说,“和你达成血契的话,酒吞就彻底变成人类了。大江山的那群吸血鬼们还等着他们的老大回来呢……”
  “与吾何干?”茨木挑了挑眉。
  “大江山会追杀你的……”
  “吾不怕。吾会与挚友共同战斗,将他们全都杀光。”
  “可是,可是他们很强。”
  “比吾更强?哼。”茨木得意地笑了笑,脸上尽是愉悦的光彩,“能与挚友死在一起,也是吾所希求之事了。”
  花鸟卷看着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最终她只能撇撇嘴,“好吧,我去给你拿血契,请不要说是我拿的……”
  她把血契交给茨木时一再嘱咐,“分摊生命这样的大事,请一定要与酒吞童子好好商量才行,将所有真相都告知于他。”——虽然,她也不知道酒吞是否早已什么都知道了。茨木“嗯嗯”应付得不耐烦,两只金色眼睛直溜溜盯着血契,眼里放光。他是多么高兴啊,只要酒吞同意,酒吞就要成为他的血奴,与他同生死,共存亡了。
  
  
  
  
  二十二
  
  
  
  
  酒吞去大江山酒厂喝了几杯,期间被几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晴明说他们叫什么什么熊,酒吞忘了)抱着大腿喊着大哥哇哇地哭,被抬到魔法阵中间的手术床上打了麻醉动手动脚,还顺手解救了一把即将破产的大江山组织。
  星熊抱着酒吞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穷,酒吞一挑眉,一瞪眼,晴明忙道拨款,拨款,这事就这么办成了。酒吞直到坐上晴明的轿车,还是对自己突然就这么变成了吸血鬼这事很没实感。但是身体突如其来的轻盈,比以前有力一百倍的肌肉,下手术台时星熊端过来的那碗红色的美味液体,都骗不了人——现在不是人,是确确实实的吸血鬼了。他与茨木成为了同族,不再需要担心自己比茨木先死去了。而且借着这事讨价还价,还大大坑了晴明一笔,实在是一举多得。
  “茨木,本大爷回来了。”
  “茨木?”见他没有马上跑出来,酒吞心生疑惑,又怕再出上次那样的事。他打开房门,还好,茨木在里面,背对着他,拿着一张奇奇怪怪的纸——酒吞能从那里闻到力量的味道。
  茨木转过身来,酒吞看得出他很紧张,手甚至还有点儿抖。真可爱,酒吞在心里说。
  “挚友,”茨木看起来有点不安,吸血鬼从未有过这样羞怯的情绪,而今茨木终于体会到了,“你愿意……与我共度余生吗?共度我的余生,还有大概八百年。你和我分摊,那就是四百年。”
  酒吞挑眉看着他,空气仿佛凝固了。茨木的嘴角慢慢沮丧地下垂,他想控制,但有点控制不住。茨木暗暗地想,就算挚友不愿意和他一起活得那么长,想做人类,他就要死皮赖脸地在往后的日子里编着挚友,等到挚友老死,他就吸干挚友全部的血,不管那时候它多么难喝。
  “本大爷只是在想,这句话应该由我说的。”
  话音刚落,酒吞就消失了。红色的,火焰团子一样的蝙蝠落到茨木的手心上。茨木呆呆地看着他,然后把他小心地捧起来,在他的右翼上轻轻落下一个吻。“你失去了一个美味的食物来源,难过吗茨木?”
  “我照样可以吸你的血。”茨木笑了,把吞蝠拿起来,作出要咬一口的样子。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窗。
  “上来吧。”于是茨蝠缓缓爬上吞蝠的背脊,然后鲜红色的翅膀扇动起来,他们飞向群山,森林,沙漠,大海,飞向遥远而未知的世界。
  
  那是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的故事。
  
  
  
  
  
  
  
  
  
  “挚友,蝙蝠是怎么交配的?我想……”
  “闭嘴。”
  
  
  
  
  
  ——
  
  (作者的一点点败心情废话,请不要看了,不败心情的在后面)
  
  
  
  
  
  
  
  
  
  
  
  
  
  
  
  
  不好意思,如果觉得这个结局很神展开很烂的话,请评论告诉我你的意见……放心,不会被我骂的,我不会觉得ky,我会努力吸收
  我会在之后对它进行一遍大修,自己也觉得太过神展开了害怕不被接受,但我想了三个月,没想出更好的,于是作罢
  不管怎么说,它完结了就很好了,我也非常高兴!

评论(43)
热度(236)
  1. 晝夜gerogerokerokero 转载了此文字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