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请unfo

[酒茨]试阅:关于茨蝠对各类鲜血反应的研究

由于lof糊图,番外试阅放在这里~
本子购买链接

——

酒吞也是第一次发现,茨木比他还要杂食——酒吞只能喝茨木的血和人血,茨木可以喝动物的血液。这主要源于有个外卖司机以次充好,把人血的血袋给自己喝了,好死不死地换成了狗血——酒吞一回家就看见茨木坐在沙发上嘤嘤呜呜地哭,见了他就一拳砸脸上——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吸血鬼了,你是不是想养一个会飞的小蝙蝠了——最后他被酒吞拉出去打了一顿,气急败坏地还手,把狗血全消化干净了才恢复正常。虽然这是一次不太愉快的经历,但这并不能改变酒吞想要探询的好奇心。他还为此专门买了一个大笔记本,预备用来记录茨木喝下各类血液的反应。而今天——机会来了。他所要做的就是抓住机会,借题发挥。
  “你都把本大爷咬成这样了,我还帮你做饭?”酒吞横鼻子竖眼的,看得茨木心里一抖。他知道酒吞生气,也知道酒吞这次肯定想对他干点什么。茨木能怎么办呢?茨木只能低头认错,并表示决不再犯。为了表示诚意,他把自己的脖子低下去,伸到酒吞的胸膛前,示意酒吞咬那儿。对于酒吞来说,茨木的鲜血也是不可多得的美食——吸血鬼血液中的苦涩与辛辣于他来说与烈酒无二,浆液中茨木的味道更是令他沉醉无比,老实说他甚至想抱着茨木天天吸。然而现在不行,比起这个,他有更重要的计划。
  “本大爷不爱喝这个。”他充满威严地说道,“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可是上次挚友明明还……”
  “那是上次。”酒吞的眼神不容置疑,“本大爷现在不爱喝了,你的血并不能使我愉悦,更无法使我原谅你,茨木。”
  茨木看上去有点受伤,毕竟他还是非常希望挚友喜欢自己身上的东西。这样的心理落差是非常大的。
  “你如果想要本大爷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酒吞的口气稍稍软下来,“我还可以给你做饭吃,只不过,接下来的五顿饭,你必须得给本大爷统统吃光,一点也不许剩下,也不许吃本大爷的血。”
  茨木像小鸡啄米似地点头,生怕酒吞突然反悔。他完完全全地信任他的挚友,完全没料到挚友有着摆他一道的打算。
  当天晚上,酒吞就为他准备了三海碗鸡血粉丝,“吃吧,今天早上刚运过来的新鲜外卖。”把血煮熟能够掩盖大部分人血与鸡血之间口感的不同。
  茨木点了点头,即刻把海碗端起来倒进自己嘴里大吃,喉咙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吃了有大半碗,又把碗放下,问道:“挚友,这女人是不是有点老了?味道有些怪。大江山该不会给我们吃库房里放变质的吧?”
  酒吞像模像样地皱眉,“怎么会这样?本大爷明天找星熊问问,他居然敢拿这种血糊弄我?”
  茨木点了点头,正打算全都吃光,又看看酒吞,“挚友你不吃吗?”
  “……没有原料了。”
  茨木一听,这还得了!他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肚子填得饱饱的,却让挚友饿肚子呢!他赶紧把粉丝往酒吞面前一推,“挚友,你吃!我饱了!”
  “本大爷不想抢你的食物。”他见茨木满脸迫切,又补充道,“只能勉为其难地喝你的血了。”酒吞走到茨木那边,将他的脖子咬开,如同烈酒甚至毒品一般的茨木的味道在口中炸裂开来,使他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茨木的血液在力量用光以前都是无穷无尽的,想要恢复随时可以恢复。茨木只看出来挚友其实并不讨厌他的血液,却也没多想,想到挚友有了口粮,他心里也高兴。
  酒吞把碗收走,打开电视,看似专注,实际上在观察茨木的反应。
  茨木什么也没注意到,他聚精会神地看电视里的连续剧。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吓了酒吞一跳。
  “怎么了?”酒吞挑眉。
  茨木把手放在酒吞的脸上,接着凑过去使劲吧唧了好多口,直到把酒吞的脸上糊满口水也不停。酒吞反应过来,把他按倒在沙发上,“你发什么疯?”他看上去恶狠狠的,茨木却没吓到,反而笑得特别开心。
  “挚友好看!是我的!”茨木笑嘻嘻的,又要用脸去蹭他,被酒吞一只手拦住。完了,喝个鸡血给他喝傻了。酒吞长叹一口气,把茨木的脑袋按下去,自己去浴室洗脸。
  等他洗完脸出来——他真后悔没把茨木拿根绳子绑起来拴在沙发上——茨木已经砸坏了遥控器,打烂了电视屏幕,敲碎了平板电脑,现在正在上蹿下跳地祸害酒店的洗衣机。天哪,酒吞想,他吃的那只鸡对电子产品到底有多大仇?酒吞伸出蝠翼,将兴奋而狂乱的茨木从一地碎片中拎出来,他现在真是非常后悔给茨木吃鸡血了。
  茨木还在吱哇吱哇地叫,酒吞实在气不起来了,毕竟这是他的错。他把茨木扔到床上,细细地察看茨木的脚底——还好没被扎到。茨木一见到他,眼睛就亮了起来,使劲拿那只没断的手搂他,嘴里大叫:“挚友!挚友!”酒吞被他弄得喘不过气,赶紧把他的手使劲按住,两个吸血鬼现在都满头大汗,刚刚的澡全都白洗了,酒吞想。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酒吞看着那双亮晶晶的,混沌的眼睛,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和挚友打架!挚友是世界上最强的吸血鬼,是最强的酒吞童子,血族之王!说和挚友打架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也不为过!挚友,来吧,打败我吧!支配我的身体!”茨木本来就话多,此时兴奋得不行,更是逼逼叨叨说个不停,直听得酒吞耳根子起茧。“挚友肯定能打败我的……”
  “本大爷算是被你打败了。”又得和茨木打架,这对于酒吞来说实在是一件非常非常麻烦的事情。两个吸血鬼打架当然不可能憋着忍着,用人类的力量滚作一团,然而在这个城市要找一个能让吸血鬼完全发挥力量又不破坏公物的地点真是难上加难,更不要提打斗之后身体的修复了。“茨木,”酒吞无奈地问:“你为什么想要本大爷和你打架?有这么有趣吗?”
  “我想感受挚友的强大,想被挚友支配!支配!”茨木简直像个大型复读机似的吵吵闹闹,酒吞实在被他烦的厉害,低头一口咬在茨木的喉结上。
  这个动作能激起任何一个男性吸血鬼的愤怒和反击。茨木低吼一声,咬住酒吞的脖子,血族之王的血液流入他的口中,因本能被他不断地吞下去。他其实也就喝了两口,因为酒吞血液里那股酒味儿依旧没变——茨木带着一嘴的血渍,趴在酒吞肩头,睡得鬼事不省了。
  

评论(3)
热度(114)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