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unfo随意

[酒茨]试阅:别骗自己

是一厢情愿的番外试阅!lof糊图所以放在这里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561641067970 target=_blank>本子购买链接

——

《别骗自己》

(大小吞聊天记录)

    酒吞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虚空之中。他试着走了两步,却见前方有一处结界。他盯着上头贴的符咒,仔细端详一会儿,便想起这是安倍晴明的东西。此地多半是那家伙准备好来安置自己的,至于出口,酒吞倒还没找到,不过他并不惊慌,晴明总不至于永远把他关在这里。
    他进了结界,身边就不再是一片虚空了。一股强大的妖力自结界的更深处溢出,与此同时而来的,是熟悉又陌生的天乾气息。着极大都激发了酒吞本能的战斗欲,他将鬼葫芦拿在手中,准备与对方大战一场。
    酒吞走入结界的最深处,里面坐着一个白发大妖,身上和他穿得一般少,背后背着个和鬼葫芦异常形似的葫芦,就连这讨嫌的气味也——
    “酒吞童子?”果然,那家伙抬起了和他一样的紫色眼眸,用蔑视的眼神看着他。酒吞顿时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扔下鬼葫芦就一拳砸过去。鬼王堪堪躲过,左拳蓄势发力,重击在酒吞腹部。酒吞及时以妖力为防护挡住,伸手一扯鬼王身上战甲,将他压在地上要冲脸揍。两位鬼王碍于场地,赤手空拳扭打做一团,气势汹汹,誓要分个你死我活。
    鬼王毕竟长酒吞三百余年,即使不动用妖力来攻击,其武斗技巧也比酒吞强上一截。不过一炷香的时间,酒吞已被逼得有些山穷水尽的意思,鬼王却仍然游刃有余,攻势也越来越猛烈。但他没有以大欺小的想法,也觉得这样不是酒吞童子所为。
    酒吞被他压制住,打了几拳便松手了。这年轻的酒吞童子扭头酸道:“果然有点本事,难怪茨木那样恋慕你。”
    他的茨木果然没给他丢份儿!鬼王压抑住心中欣喜,冷冷地说:“本大爷就是三百年后的你,自然比你强——上——许——多。本大爷的茨木自是对我情深似海,这不算什么。”
    “情深似海?确实是对酒吞童子情深似海。”酒吞笑道:“你的茨木味道不错,成熟又会玩,每天都把本大爷伺候得这么舒服,还真是多谢你的调教了。”
    没等鬼王接话,酒吞又耀武扬威道:“本大爷可是把他弄得欲仙欲死……前些天问他,是以前干得舒服还是现在干得舒服,他可是明明白白地说了‘现在’。你这三百年都去干什么了?技术还没本大爷强。”——虽然是在床上问的,但茨木的的确确说过,这个毋庸置疑。
    纵使是年长三百岁的鬼王,对于这种事的耐性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要不是顾忌着茨木还需要他,他早把这家伙拿鬼葫芦砸个稀巴烂。
    “噢?是么——对茨木的敏感处和骚/心一无所知,居然也能让他欲仙欲死,你倒是有点本事。也不知道他叫‘挚友’的时候,想的是你还是我呢?”
    这句可是正正戳在酒吞痛处。他心里气极了,面上还要强颜欢笑,“谁干他他就叫谁罢了。”
    鬼王呵呵一笑,看破不说破。
    事实上,酒吞为何要对鬼王如此耀武扬威,他自己也不知道。非要说的话,他在茨木那儿做了这么久的替身,茨木还为这家伙受了那么久的育子之苦,总得做点什么还回来不是?在这混蛋面前逞一逞口舌之欲,并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评论(3)
热度(55)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