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请unfo

希望少年苗木君1(狛苗架空OOC妄想中短篇)

*马猴烧酒梗

*狛苗

*作者很烦人

*很渣又OOC

*很无趣

*能够忍受这样的作者的话

*就请……

 

 

 

“苗木君?”

“喂,苗木君?”

“已经早上了哦。”

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狛枝的身影。“几点了?”迷迷糊糊的苗木这么问道。“九点二十三分。”

脑中想着“糟糕迟到了”的苗木,在身体靠向床时又闭上了眼睛。

——会迟到的!

强撑着睁开了眼睛的苗木揉着太阳穴,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狛枝君……怎么在这里,你不上学吗?”

“今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哟。”微笑着眯着眼睛的狛枝在苗木的眼前晃啊晃,像是大朵的棉花糖一样。“呜……那我再睡一会……疼疼疼!”

被拽住呆毛的苗木瞬间清醒了。

带着些微的埋怨洗漱,依稀可见几分疲惫的苗木此时已经失却了睡意。“说起来、狛枝君是因为什么到我这边来?”

“因为想见到苗木君——说谎的哟。”被狛枝戏弄得脸红的苗木不自然地撇开脸。

 

苗木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身在绝望党的结界中了。“你在发什么呆啊!”被日向揪着帽子扯开,一边还要防御迎面而来的弹幕。连说一句抱歉的时间都没有,苗木快速伸开手掌,从掌心发射着源源不断的言弹。

“恐慌论破时不要分心,苗木。”

雾切静止了时间,在她身边的七海向苗木射出方块挡住箭矢才令苗木没有被击中。

“那个……多谢了!刚才有点头晕,对不起!”低头看向离胸口的[希望之石]只差毫厘的绝望箭矢,苗木赶忙向安全处跑去。

……千钧一发啊……

没来得及多想,乘着雾切维持着时间静止结界,日向和苗木双手并拢,发射了最后一击的言弹。与此同时,旁边的狛枝也跟着投出了冈格尼尔之枪。在刀刃组成的锁链最中央,被三发最终弹击中的绝望像是玻璃粉一样地碎裂掉了。希望的光辉从头顶撒下。

——就好像心灵被净化了一样。

苗木这么想着,对于苗木来说,与绝望者作战,最大的享受大概就是作战后的[希望境界]了。掉落在苗木脚边的是[绝望之种],可以用于净化[希望之石]的物品。虽然说别的队伍中时常有发生战斗过后抢得头破血流的事件,但在他们六人之间却从未发生过这种事。

“那个……狛枝君?”

狛枝转过头来,白色的棉花糖般蓬松卷发,如果不是靠近脖颈处映有些微的粉红,恐怕就连头发都要与白色的光辉融为一体了。“有什么事吗?”

“这个……需要吗?”苗木小心翼翼地拾起地上的[绝望之种]。

“虽然被苗木君给予温柔我很开心,但像我这样一点用都没有的渣滓是不可以和希望的苗木君抢夺如此重要的[绝望之种]的啊。”狛枝摇了摇头,身体躲开了苗木伸过来的手。“但是狛枝君的[希望之石]已经快到极限了吧?”

见到狛枝快速露出笑容的苗木突然变得强势了起来。用力拉过狛枝的左手,深深嵌在手背上的[希望之石]已成了近乎暗沉的黑色。

——很危险的啊。

这样想着的苗木不由分说地将手中的[绝望之种]死死地摁在了狛枝的手背上。想到狛枝手背上嵌入血肉的硬物被压迫传来的痛感,苗木的力道不禁减轻了几分。暗黑一层层被驱散,还原成最原始的苍白。虽然说是白色还发着纯净的光,但就嵌在手背,周围还有将皮肉挖下来时的疤来说,完全无法让人感觉到“是纯洁的所在”。

“苗木君,觉得这个是希望之石吗?”

“呃……那个、这不就叫做希望之石吗?”完全听不懂狛枝是什么意思,苗木歪了歪头。

狛枝沉默着。

突然抬起头爆发出笑容的狛枝吓到了苗木,“希望之石?苗木君,作为希望的你误会了。安在我这种渣滓上的东西,我的一部分,根本无法算作是希望吧。我啊,能成为希望的垫脚石就已经是至高无上的幸运了!所以说,为我这种人浪费如此宝贵的资源……实在是太不值得了。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我这样的渣滓即使消失了也是节约资源,就不要……”“怎么可能啊!怎么可能眼看着同伴消失而什么都不做!我绝对、绝对不会放弃每一个同伴。”望着这样说的苗木,狛枝的笑容越来越深。

——啊啊。

“走了,苗木。”听见十神的声音,苗木疾步走了过去,而后又回过头,“狛枝君是我们的同伴,所以也请稍微珍惜自己一些吧。”

像是没事人一样的露出笑容的狛枝没有回答苗木的话语。

 

大概是第二天的中午时狛枝来邀请了苗木。

“如果苗木君不嫌弃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吃午饭吗?”之前思索着有没有被讨厌的苗木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虽然狛枝君说的完全是错误的理论,但随随便便反论他人果然还是不太好的。既然狛枝君来邀请自己一起吃午饭,那大概狛枝君并没有十分介意吧。

不行,果然还是非常在意。

“那个……狛枝君?”

“怎么了?”

——不行、这种事总觉得说不出口!

“嗯……不,没什么,总觉得今天的天气真好呢。”

“跟我在一起时讨论天气这样的话题……果然我很无趣呢,苗木君。”“啊、不,不是的!”

狛枝却像是丝毫未曾听见苗木的话似的自顾自说了下去:“也是啊,像我这样肮脏低劣的蛆虫般的渣滓怎么可能让充满着希望的苗木君感到有趣呢?”

“不是这样的啊!虽然才认识了几个星期,虽然不明白狛枝君心中对我的感觉,但我觉得狛枝君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也十分开心。”这样说着的苗木立刻被打断了,“苗木君……真是温柔的人啊。明明很无趣也像这样对我说着温柔的谎。”

“不是的……”不是谎言啊。虽然想要这么说却在出口的一瞬间闭上了嘴。

在操场旁边的长椅上坐下,低头从包里拿出自制的便当,苗木不由分说地埋头开吃。青春期男生的胃简直就像是黑洞,整整一早没有吃过东西的苗木,肚子已经饿得发疼了。解决掉一个饭团之后歪头看向狛枝,对方拿着长条面包,慢慢悠悠地啃着。

“狛枝君的午饭,该不会就只有这个吧?”

“是的。”

“那怎么行啊……根本就不够。”

“苗木君这是在关心我吗?……真不值得呢。”感觉到狛枝又要开始他病态的自暴自弃的发言,苗木连忙伸手捂住了狛枝的嘴,“拜托了狛枝君,不要再这样说了!”

——在说过这句话之后……

“大事不好了啾!”

“怎么了,莫诺美?”

“那、那个绝望结界……又出现了啾!而且这次遭殃的还是澪田同学啾!”

“怎么会这样……”

连剩下的一个饭团都顾不上吃掉,苗木拉着狛枝跟着莫诺美跑去。狛枝面无表情地被苗木拉着小跑,嘴里的长条面包没吃完还在一甩一甩的。


评论
热度(32)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