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unfo随意

希望少年苗木君3(狛苗OOC妄想二设中长篇)

这一章是调查相关……

*马猴烧酒梗

*狛苗

*作者很烦人

*很渣又OOC

*很无趣


----------

Chapter3

声音戛然而止,连带着日向与苗木的议论都停下了。

“喂、狛枝,这样鲁莽的攻击很危险的。”

“不解决那个的话会很麻烦,果然不愧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呢,像是对方攻击停止这类的事情都没发现吗?”

“但是果然……”

不理会两人的争吵,苗木向舞台望去。原先座无虚席的台下,不知何时一个人影也没有了。苗木跑向了进来时的门扉,使劲摇动着门把手。

——打不开。

三人之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那就继续前进吧。”半晌,日向说道。

虽说像这种[门突然打不开]的情况,在结界中已经属于很常见的情况了,几乎每一次进入结界都会出现。但在这样的密闭空间中,逃躲也没有地方的情况下,不管多少次苗木都会感到十分浓重的压抑与恐惧。心头像是被阴霾覆盖住了一样,不安又害怕。说是胆小也好,说是没用也好,

环视整个音乐厅,能够进去的地方只有用红色字体写着[后台]的门。前方是看上去无穷尽的走廊,三人向前迈进。

与前方的二人腿的长度差距决定了速度差,狛枝和日向是在非常悠闲地走着,苗木却要加快速度赶上才行。急促的呼吸声被苗木压得很低,因为不想让他们认为自己是弱者。

“诶!”手突然被大力抓住,传来的力道让苗木吃了一惊。走在前面的狛枝仍旧面无表情,然而右手却紧紧地抓住了苗木的手腕。虽然有点疼,不过很安心。就像是阳光驱散了积压许久的阴霾,恐惧与不安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了。

忍不住地,就稍微蹭了蹭狛枝的手心。

狛枝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开始剧烈颤抖,继而用空余的手捂住了脸。

“太、太可爱了……呜啊、苗木君……哈啊……”模模糊糊的细小声音从指缝中传了出来,苗木没分辨清楚,担忧地问道:“狛枝君,没事吧?”

“不用担心这家伙,苗木你自己才要小心。”小心你旁边的变态。日向挠了挠头,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到绝望的波动就在不远处。

仔细听,可以感受到远处传来的小小说话声,在空荡荡的回廊里显得格外清晰。“是左边的第三道木门。”

以这次的绝望蔓延的速度,外面的结界恐怕已经一塌糊涂了。想到还在前线净化的七海众,日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拖延了,需要尽快收集言弹。

木门旁边有着一块漆上了金箔的小标牌,上书“休息室”。看上去是非常豪华的地方。从木门半掩着的缝隙中,可以听见女孩子们的议论声。由于日向身上[深潜]能力影响的关系,调查组的一举一动都不会被[绝望]所察觉。

“预备学科的日向君也就这点用处了呢。”

“还用不着你说,变态。”

“哈……?没有丝毫才能的日向君……”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苗木连忙拉住两人的手,“现在调查才是正事——赶快进入吧!”

狛枝瞥了日向一眼,发出不屑的哼声闭上了嘴。

三人进入一间豪华的休息室,沙发上坐着几位少女,其中包括澪田。——是刚刚登台完毕的偶像,脸上还带着未曾消去的汗水,脂粉也还没有卸掉。

“唯吹……到底要几次你才能满意?”

“就是啊,明明大家都已经这么努力了。”

“live不也很成功吗?总是说着‘还缺点什么’之类的,其实自己也做不到吧。”

“那种没有意义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啊,我们也很困扰的。”

“本来风格就不符啊,我就从来都不明白澪田你呢。”

“再这样下去的话干脆就解散好了,解散。”

其他的成员们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以冷漠的表情数落着澪田的不是。而澪田脸上没有平日的笑容,也没有伤心的神情,只是麻木地说出了那句话。

“那就解散好了。”

随后,房间里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苗木与日向的[希望之石]仍在收集言弹而发出光亮。

这就是澪田所说过的,跟原来的乐队解散的事情吗?

是真的伤心了吧。

但是,澪田是那种会单单为这种事情就绝望的人吗?

不明白。

日向脑中的声音变得更加繁乱。

 

打开了身后的门又回到长廊,前方没有路,只有写着“出口”两字的大门。“这次的调查时间真短啊,这种程度就直接开始战斗了吗?”

“以外面的状况来看,不管怎么说‘绝望’都会很浓厚的。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多少线索可收集言弹。”

“是调查不完全吗?”

“看上去不是。而且我认为,澪田的话不会受到那种程度的打击就绝望化的。”

“所以,这次的[绝望者]很奇怪啊。”做了最后的总结,苗木偏过头,“狛枝君怎么看?”

一言不发的狛枝打开了通往“出口”的大门。

“喂,狛枝,我们还没准备完毕啊!”

狛枝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那样的蔑视神情,“做到这种程度就可以了吧?已经调查完毕,可以开始战斗了,日向君。”

——反正,如果那封信件是真的,这次的战斗会很安全。

 

小刀形成的结界将[绝望者]围困住不能动弹,趁这个时机,狛枝再次投出一发冈格尼尔之枪。沿着枪身周围泛起白色的光芒,绝望被驱散又再度复辟,聚成永久般的黑暗。澪田唯吹的绝望与他人不同,并非富有攻击性的话语——实际上连话语都不是,她以[绝望]的音乐进行攻击。

即使这样的音乐只能构成轻微的精神污染,也实在让人不耐烦。压抑的气氛与台下“观众”绝望的呼声令人心生压抑。苗木再次发射了一排言弹,勉强清理出一条明路。“十神君那边怎么样了?”他大喊道。

没有回应,苗木心头一惊。

“——十神君?”虽说超高校级的御曹司也经常以“不想和愚民说话”为借口不回答他的话,但在战斗中这点还是……

“十神君!能听到吗!”

十神那边依旧没有回应,反倒是大家听到呼声而聚集了起来。“十神君——听见了吗——”

“……吵死了,”超高校级的御曹司总算有了点动静,“只不过是这点小事就叽叽喳喳,没出息的苗木。”

“大家、专心战斗吧。”再次发射方块将对面的弹幕挡住,从千钧一发的危险中脱离出来的七海再次挥舞着魔杖进行反击。

对面的实力似乎并不强,[绝望]的攻击力可以称之为缓慢,那之前极快的蔓延速度是怎么回事……?

六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对。

——有什么不对。

面前的攻击好像无穷无尽似的继续着,绝望的音乐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响亮。苗木和日向此时已对澪田发射了好几次言弹,结果都是石沉大海,既没有进入恐慌论破也没有被反论,言弹发射出去后一点作用也没有。

“太不合常理了这个!”

“苗木、小心!”眼见苗木正要重担,雾切正要停止时间将苗木拉到一边,狛枝却快速移动过来把苗木抱在怀里,“虽说希望的苗木君不会被如此卑微的绝望打败,但我可不能让苗木君受伤一丝一毫啊。”

“总之……谢谢了。”

嘈杂的噪音还在继续,日向又发射出一次言弹,再次石沉大海。十神的刀刃虽说控制住了敌方的行动,但依旧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他本人仿佛也觉得有些挫败,目前为止只是沉默地发射着小刀,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到底怎么回事啊!”日向挠挠头,敏捷地躲过绝望的箭矢。

“这次发射出去的言弹像是被吞没了似的……”他停顿了一下。

像是对日向的这句话起了反应,澪田的攻击突然变得像是狂风暴雨一样的剧烈。音乐也并非只是“刺耳”,而是到了能够对人们产生实质性伤害的地步。听着都感觉耳膜要被震碎,耳朵像是要流出血来。

“怎、怎么突然……”

在结界中充斥着这样的声音,无论哪里都无法逃躲。苗木扣紧了头上的兜帽,继续勉强着发射言弹。突然感觉到头上有一股力量让自己向后靠,抬头一看狛枝将自己的头部护在怀里,对方的胸膛阻隔了声音,噪声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狛枝像是听不见刺穿头部的噪音似的,依旧冷静地投枪。

但全场也就只有狛枝一人能够如此罢了,战斗陷入了僵局。

 ------------

在校八天脑洞多如狗……还好我有笔记的习惯呢

说起来这节奏……我还真是够能拖呜呜呜 一直抱着“怎么还没写完澪田篇”的想法呢 结果……还在打啊!你们怎么还在打啊!别打了快去谈恋爱啊!

——这种心情的我 到现在都还没让他们开始……ry

到后面添加了很多神展开的设定……一开始我明明只想写短篇的呜呜呜

好多对话……自己看着都不习惯 不过打架之类的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对白嘛

会让人看不懂嘛……我觉得会的……二设用太多了……

 有不懂的事情的话就来问我吧~

lft居然还有幸运组的标签啊……嗯嗯……


评论
热度(16)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