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请unfo

[日狛]家居绝望病(上)

狛枝凪斗已经出程序两年了。

不知道为什么感染了绝望病。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跟同事们说了再见,日向拿起公文包准备回家。玻璃窗外的雨仍然下个不停让人心烦。狛枝在包里放了折叠伞,所以不用担心怎么到停车场。

“说起来,今天罕见的没有加班。”日向一边打开雨伞,一边踏着被水铺满的地面准备前进。

熟门熟路地在复杂难辨的小巷穿行,日向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拿手机向家里拨电话。

十秒,没有人接。日向皱皱眉,继续耐心等待——那家伙、平常不都是刚拨通就马上接通电话的吗。

三十秒,没有人接。心中开始产生怀疑的念头。

六十秒,无人接听。听见手机里传来机械的女声,日向挂断电话猛踩油门,想着这家伙千万别给我出什么事啊。

三步作两步飞奔上楼梯,快速按着门锁的密码,打开门后映入他眼帘的是——

倒在地板上的狛枝。

额头很烫,脸色通红,看起来应该是一般的发烧。日向松了口气,把狛枝整个人移到床上。狛枝依旧烧得人事不省,嘴里发出“うん……ああ……”的声音。

日向盯着他看了好久,终于起身准备做饭,身后传来的响动让他回过头去。狛枝跟没事人一样的坐在床上抬眼看他,两人相视许久,日向终于忍不住这尴尬的气氛。

“我回来了。”

“快滚出去。”

——诶?

日向惊异地看着狛枝。——怎么突然这么说?

意识到失言的狛枝紧紧捂住了嘴。

 

 

“你怎么了?”日向问道。

“我生了很重的病,请务必好好担心我。”

……一副烧得稀里糊涂的样子。日向想着,将狛枝塞回被子里。转头正准备去安顿好接下来的事情。

“快滚开日向君,我不想再看见你的脸。”

——等等,这句话似乎有点熟悉?

日向再次转身,坐在床边。狛枝闭紧了嘴,感到身体更加难受了。像是要失去意识般地,头脑阵阵晕眩。他伸手紧抱住日向的腰,闭上眼睛沉重地喘息着。日向脑内的逻辑深潜此时已得出结论,睁开双眼低下头,能感受到狛枝的吐息。

“绝望病……吗。”

“你啊……”

亲吻一下狛枝的额头算作安慰,给对方掖好被子后起身离开。

首先,不能再让这家伙做家务了啊。这几天就给我好好躺在床上养病。这事应该需要报告机关——啊、也顺便跟十神请一段时间的假照顾狛枝好了。然后饭食上……这几天大概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了,就用粥好了。

“最喜欢喝粥了,我讨厌面包。”这么说着的狛枝满脸笑容地坐在床上,手边的勺子动都没动一下。“好想吃东西呀,果然还是不能饿着。”

迅速解读了狛枝的反意,日向摇了摇头,“饿肚子对身体不好,你现在可不是能吃面包的身体状况。”“张嘴。”日向道。

不情不愿地看一眼送到嘴边的勺子,狛枝皱皱眉头最后妥协。舌头刚接触到液面就赶紧缩了回去。一副被烫到的表情,声音却淡定地说着“完全不烫。”

日向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着狛枝手里的勺子喝了一口。

“呜、咳咳……好烫!”

 

 

好不容易让狛枝把粥喝完,日向累得连呆毛都耷拉下来。狛枝吃完东西倒是乖乖听话睡在床上,此时大概还没睡着。

趁这个时间给十神打个电话请假吧。日向想着——居然还要对付那个十神,还真是辛苦啊。

“十神?”

“……日向?”在办公室熬夜赶工的十神接通了日向的来电——即使日向他们闲着,十神却依旧要自主加班,“有事?”

“是的,想申请一周左右的假期,理由是狛枝今天出现了绝望病的症状……需要照顾。”

“是吗……从程序里出来的这么久之后?”十神那边依旧是一派平静。

“……是的。”日向应答道。

十神深吸一口气,带着嘲讽的语调:“你们……想请假也给我想个像样的借口出来啊,一帮缺少脑子的愚民,这种蹩脚的借口也能搬上台面吗?”

手机里传来机械的响声……电话被挂断了。

--------

由于各种原因接下来一个月大概都不能耕耘lft

所以想把目前在写的东西发出来

一个月不碰……啊啊太痛苦了

断在这里的我也是……

 下篇  http://naegimylove.lofter.com/post/438e94_4fb0f6f

评论(1)
热度(59)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