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请unfo

[狛苗]快递员苗木与收货的狛枝01(中篇/架空)

快递员苗木与收货的狛枝。

 

苗木诚是一名快递员。

确切地说,是一名很倒霉的快递员。

像是准备前往收货地点时险些(有一次还真的)被送货卡车撞到的,送货过程中想逗一逗台阶上的野猫结果整个人滚下来的,送货的时候无论怎样都经常看错地点结果被雇主臭骂一通……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

不幸中的万幸,大概是全都无伤吧。而且像苗木这样积极的人,只是被骂两句也无法对他造成什么严重的心伤。

事实上他还非常喜欢这样的工作。骑着车载着快递观赏路边的风景,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但最喜欢的果然还不是这个。就算经常把快递送迟,凭着良好的态度和发自内心的笑容,苗木还是和雇主们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

在所有雇主中,关系最好的当然是狛枝君。虽说有时候会被他欺负,但其实是个好人。

 

“哎……苗木你过来一下。”“怎么了?”后辈的呼唤让苗木抬起了头。

后辈挠了挠头,说道,“我才刚刚入行没几天……城南的道路我不太了解啊,这个能不能让苗木你来做呢?”

一旁观察许久的雾切插话了,“明明是分配到你手里的任务,为什么要推给苗木君去做?”“我都说了,我对城南的道路完全不熟啊!”对方似是有点发火了,语气也不由得强硬起来。雾切早就对这个只会推脱责任给苗木这种老好人的家伙心存不满,“没记错的话,你的家是在城南那边的吧,完全没有理由对城南的道路不熟悉。”

对方一时语塞。乘这个时机,苗木赶紧插话来化解矛盾。“没事的雾切小姐……后辈需要帮忙的话,我去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手指包裹上的收货地点,“而且,这次是去狛枝君的家,也是我非常熟悉的路线。”

看着苗木把包裹搬上车,扬长而去的背影,雾切皱了皱眉,向货仓走去。

——就因为是他,我才不想让你去啊,苗木君。

 

“狛枝君——有你的快递——”

“狛枝凪斗——”

“狛枝——”

苗木拖长声音喊了三遍,也没见到有开门的迹象。正当苗木觉得他不在家,正准备离开,晚点再来时,大房子的主人打开了门。

“狛枝君,好久不见。”他一边把包裹递过去,示意让狛枝签收,一边向狛枝打招呼。但狛枝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许久不接过圆珠笔。

“怎么了,狛枝君,有什么问题吗?”苗木有些疑惑。

狛枝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苗木君现在有空吗……有事想找你商谈。虽说像我这样的垃圾渣滓想要把苗木君请到我肮脏的窟穴里来已经是够下品的行为了……”

“狛枝君是最后一份快递,所以现在我应该已经下班了,”苗木露出了微笑,“不用说出这样的话也可以哦。”

——能看到苗木君的笑容活在这世上真是太好了。

他打开门,露出了充满歉意的笑容,示意苗木进去。

“其实,最近有个问题在困扰我。”

“我经常收到不知谁寄来的快递。”

狛枝说着拉开了杂物间的门,示意苗木进去看。能跟一整间卧室相比的巨大杂物间里,居然全是快递盒子。

“有时候是女孩子用的小饰品,衣物和化妆品一类的东西……其实我也经常收到女孩子的情书,所以并不在意。”

“但是最近,收到了这些。”狛枝打开了其中一个。锋利的匕首静静地躺在里面。“上次是仿真枪,再上次是装着奇怪药品的瓶子。因为以为是普通的水,所以之前没有确认内容。但收到危险道具之后请人化验,结果是剧毒。”

“剧、剧毒……?事情都上升到这个地步了,狛枝君就不去报警吗?”

“这种普通的小事,警察是不会深入追究的,”狛枝摇摇头,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而且现在报警也会影响到黑幕,所以才想要请苗木君帮忙追查一下。当然,这事最好也不要告诉其他人……”

像是深深困扰着一样,狛枝低下了头。“像我这样的垃圾居然要把自己的事情赖在苗木君身上苗木君一定很困扰吧?请放心如果让苗木君感到困扰的话我现在就去死也没问题。不,我自己去死也太便宜了应该让被我麻烦的苗木君杀掉我才行可是像这样会污染苗木君的手所以果然还是我自己……”苗木愣愣地听着,反应过来时赶紧捂住狛枝的嘴。“狛枝君的事情我一定会帮忙的,所以真的不用说出这样的话了。”

感受到嘴唇上苗木的温度,狛枝微笑着抬起头,完全没有刚才那副样子,“那么,查出这些出处的事就拜托苗木君了。”

“诶?”被耍了?

“苗木君可是答应了我的哦,我的希望就在苗木君身上呢。当然,我也会帮忙调查的。”

……果然是被耍了!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对方,就一定要尽力帮忙啊。

拿走了几个装着危险道具和女性用品的包装盒,苗木开始思考要怎么帮助狛枝。苗木所处的公司管辖着这整个城市的快递,因此大概可以回去在终端上查到记录。发件人自然没写,只有收件人上写着“狛枝凪斗”。这可怎么查啊,又不是网上购物,也没有对于货物的描述。

不过整个城市的本公司快递员似乎也只有这么多……一个一个去问问看?

不可能。苗木否决了自己的结论。

即使查到了这份包裹的走向,也无法确认寄件者的身份。苗木思考着,不知不觉中撞上了人。

“对不起……诶、日向前辈?”

“苗木?!”日向打量了一下苗木矮小的身躯和快掉下来的盒子,赶紧帮他扶好,“这是……”

“是被狛枝君拜托的事情。”苗木调整重心,尽量让盒子不再倾斜,“日向前辈也快回家……”“啪哒”的一声,盒子散落在地上。没有封好的盒子在振动下打开了。

“苗木,”日向满脸严肃地看向对面的少年,“狛枝他……该不会是……”

他弯下腰,帮苗木捡起盒子的手上挂着一条女性内裤。

“不是啦!”

 

虽说把这件事答应下来了,但苗木还是没有想好怎样调查。可以利用快递员的职便查找快件的去向,但像那样没头没尾的快件,即使找到了运输路径调查到发件点,也无法查出发件人的身份。况且,没有填写发件人信息就能够发出快件也是一个疑点。而且一面寄出女性用品一面寄危险物品这点也很奇怪。总觉得不像是一个人做的事情……但狛枝君觉得是一个人做的,他有什么依据吗?苗木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躺在床上观察快递盒子。

放着女性内裤的盒底,用油性笔写了字。

[SKDS]

其它的盒子并无异状,看上去只有这个盒子写了。虽说可能很关键,但苗木也无法确定它的意思。

还是跟狛枝君通信确认一下吧。

“狛枝君吗?”

“嗯,能收到苗木君的电话我很开心哦。”

“诶、嗯……”被狛枝一上来就这么说,苗木有些不好意思,“谢、谢谢?”

“那个,狛枝君,晚上回家的时候,在盒子底面发现了[SKDS]的字母。”

停顿了一会儿,传来对面有些失真的声音,“苗木君有什么头绪吗?”

“目前还没有,我只是想着狛枝君应该也发现了,才想问问狛枝君。”

“哈啊——?”对方突然升高的音调让苗木吃了一惊。

狛枝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生气,“像我这样毫无希望的垃圾这里是不可能有正解的哦,还请苗木君自己努力思考吧。”

弄不明白狛枝为什么会生气,虽然有些受伤,但苗木还是马上道了歉,“诶、诶……对不起?”接着,便传来了狛枝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啊,真是对不起……哈哈、吓到苗木君了吗?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请不要在意。”

 

……真是性格恶劣又善变的家伙啊,狛枝君。

 

“……”                                                       

“诶、苗木君?”

“在吗、苗木君?”

“稍微……说句话也好?”

“苗木君?”

“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

“抱歉……像我这种没用的家伙居然戏弄希望的苗木君,绝对让苗木君像是脸上被扔了菜渣一样恶心吧。现在就可以马上去死,请等一下。”

“狛枝君,我在哦。只不过是戏弄你一下罢了。”气鼓鼓地这么说着的苗木,挂断了电话。

 

-------------

这篇应该能在寒假内写完吧~这么一想就好开心

想了想还是不作为补苗木生贺发出 老实说我真的不太想用无视原本世界的架空来为走过绝望与痛苦,从黑暗中生出希望的苗木君的诞生日作为贺礼

我更加希望的是 他能够不那么痛苦地成为希望

之前实在是被补课逼得快疯掉了 而且速度又慢总是卡文

最近在读东野 也算是得到了一些剧情上的灵感吧~

--------------

我真的不会起文名啊!!!!!!!做不到啊!!

评论(14)
热度(32)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