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请unfo

[狛苗]快递员苗木与收货的狛枝02(中篇/架空)

02

 

自从被狛枝委托之后,苗木就被缠住了。每次都是以“来询问进展”为缘由。不过说实在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狛枝带来有用的信息与苗木分享,苗木这边却几乎什么也查不到这点,实在是有些愧疚。

但是,在愧疚之上,更多的应该是困扰吧。

雾切从电脑前解脱出来,靠在门框上刚想放松一下,就看到一团白毛大摇大摆地晃进货仓。

——真是够了,她这么想道。

从一周前苗木去他家的那一次开始,这家伙就开始每天来本部报到。作为苗木的好友,她并没有资格干涉苗木的交友,但她唯独不希望的,就是苗木君和狛枝凪斗有太多来往。

她觉得这个人会将苗木推向深渊。

感受到头顶突然增加的重量,苗木抓住了狛枝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狛枝君?”最近狛枝的出现频率突然升高,第一次看见狛枝在门口等自己的时候还有点惊讶,后来也逐渐享受起跟狛枝的相处。之前两人只是关系比较好的雇员与雇主,现在变成了非常好的朋友,想来还有些惊讶。

把头搁在苗木脑袋上的狛枝蹭了蹭苗木的头发,“苗木君的呆毛好硬,是金属制品什么的吗?”“不、没这回事啦,只是普通的头发而已。稍等一下,把这边的数据输入完之后就陪狛枝君去……呜哇——!”听见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突然被狛枝向后拉倒在地上。椅子被狛枝好好控制着不接触地面,头部也被狛枝牢牢抱住。苗木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只是被吓到。此时感受到狛枝身上的体温,不知为何让他有些紧张,脸也稍稍红了起来。“我可以起来了吗,狛枝君?”对方在放开他的同时,还顺便帮躺在地上的苗木理了理头发。但他并没有在看着苗木。

狛枝蹲在地上,向后盯着墙壁。

“这是……”苗木也向那边望去。苗木身后的墙壁,与苗木的头部同等高度的地方,有一处被打击过的痕迹。沿着痕迹往下找,掉落在地上的是碎玻璃片。以墙壁被撞击的凹陷程度来看,如果当时狛枝没有让自己躲过去,此时玻璃片应该已经打在了自己的头上。虽然不会致死,但绝对是足够用力的撞击,如果再不幸一点打到了自己的眼睛上……苗木不敢想象。过了半晌,他才从震惊中缓过来,对狛枝道谢。

抬头望向窗外,开着的窗户外面没有人。这地方不太有可能有人乱丢玻璃片之类的东西。

——有人要害我。这个想法让苗木浑身发冷。

慢慢把苗木从倒下的椅子上扶起来,狛枝看向窗外的眼神中充斥着混沌。接着,他转头,眯起眼,对苗木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苗木君,一起去吃饭如何?”

即使是按照原定计划行动也没反应过来的苗木,“嗯……哦。”然后他想起自己似乎已经订了两人份的快餐,但这时他已被狛枝拉着走在路上了。

 

日向停下手中记录快递单的工作,向窗外望去。午休时间差不多也到了,需要放松一下。

他往窗外看去,发现在大门处有人走了进来。——女孩子?

视野所及之处是很普通的女生。是那种走在街上一眼望过去就会无视掉的类型,事实上在快递公司的总部这边,出现生面孔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没穿工作服的快递员?可是要工作的话也不会穿着这样休闲的裙子来。而且,女生手上抱着的半黑半白的小熊布偶,令他有些在意。距离太远看不清,但不知为何,日向总能从那布偶中感受到一股恶意。

——是我多虑了吧,他这么想着。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当日向走向大门准备出去吃饭时,抱着小熊布偶的女生从总部里面跑了出来。她跑的速度太快了,日向也没看清她的面孔。虽说有点奇怪,但总部这边可是什么怪人都有啊……日向叹了口气,继续走向大门。

 

男子想着“苗木前辈真是个好(利用的)人啊”一边退出了游戏,上班偷懒这种事他干得轻松愉快,就连雾切小姐都没发现——想到这里,他不禁沾沾自喜。作为后辈,他觉得让前辈的苗木帮帮忙也是应该的。肚子正饿着,就收到了本该是苗木的快餐,还是两人份的。苗木打电话来说今天在外面吃,让他吃掉,他问是不是能吃掉苗木最喜欢的口味,苗木同意,于是他吃了。

一口,两口。

他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世界开始变得混乱,腹部传来剧痛。而这种剧痛很快就停止了,眼前一片黑暗。

 

苗木现在还能回忆起刚才的惊魂之餐。没进门就发现是那种穷学生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的高级餐厅,瑟缩着恐惧着希望别在这里用餐却又不敢提出,最后被狛枝欢快地拽了进去。

——这也讲究过头了吧!是苗木的第一印象。狛枝看出来之后却让苗木不用遵守礼仪,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一句话,放开了吃。

苗木还是紧张得手抖,把盘子打翻在衣服上,吃到嘴边的水果又掉到大腿,以及打碎放在一边的空玻璃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丢人。他这么总结了一句。

狛枝却笑着说没事没事,帮他整理好衣服又叫服务员过来收拾。虽说狛枝没落井下石已经是非常感谢,但苗木却还是对刚才的羞耻感念念不忘。

“对了,苗木君,”狛枝边帮他换着餐巾边问道,“你是大学生没错吧?”苗木呆滞了一会儿——这一早上受到的刺激与惊吓太多了——他有点反应不过来。“是的,雾切小姐介绍我来这边做假期工,”苗木回应道,“说起来,狛枝君是什么职业呢?”

狛枝微微摇头,作出一副自嘲的表情,“让苗木君来关注我这种蛆虫每天在做什么,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哦。”他牵起苗木的手,“午休时间快结束了。”

忽略掉心里莫名其妙的躁动,苗木顺从地任由对方牵着自己回到总部。

 

苗木穿梭在货仓之间,准备开始派件。一个个打量着、核对着清单,生怕工作上的错误给他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不经意间,眼光扫过一个盒子,收件人的名字吸住了他的目光——

“狛枝凪斗”。

他扔下那堆还没核对完成的快件,一个个去查询是哪一辆货车。批次、单号……奇怪,

这段时间内根本没有收件人是“狛枝凪斗”的运输记录。浓郁的香味从盒子里传出。是特别浓的香水的味道……

可是……现在唯一的渠道,就是找出运输它的货车。

这个盒子在所有派送任务的最上面最右处,因此是最先放上去的一个。今天负责分配任务的是小泉小姐,她的习惯是从右向左依次整齐排列,因此它是倒数第四个被放在这里的。分配任务已经结束,货车已经准备离开,但如果运气够好的话,运输在城南这片高峰区域,被分配到倒数第四个的件……应该还在。

留下的货车目前还有五辆。姑且都记下来好了。

苗木抱着快件,飞速跑去一辆车一辆车问。第一辆是A市到本市,第二辆是K市到本市,第三辆是塔和市到本市。

“苗木你问这个要做什么?”司机有些疑惑。“诶,你手上拿的这个盒子是我车上的啊。”

“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我那天特别不幸也说不定,它从车上掉下来了,幸亏路边有好心人告诉我。”

“没碎吧……?没碎就好,这么浓的味道,一闻就是高级香水,我可没钱赔啊。”

抱着盒子往回走的苗木记下了这个名字。“塔和市?”他刚刚和狛枝通了信,狛枝说会马上赶来拆开它。“我来做就好,如果让希望的苗木君受伤的话可是巨大的罪孽啊。”

看着狛枝熟练地拿出小刀,用力划开纸箱,躺在里面的确实是香水。“幸好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呢。”

在香水瓶的外部,贴着小小的纸条。

“喜欢你”

“喜欢你”

“喜欢你”

不光是香水瓶上贴的纸条,包装的盒子和快递箱上也写着这样的文字。密密麻麻的让人毛骨悚然。

 ---------------

在今天之后的更新会慢慢减少。

我也是时候该加油学业了呀。不过请放心,一定会保证这篇完结的。

あ·の·ね·が·ん·ば·れ!


评论(9)
热度(23)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