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请unfo

[狛苗]快递员苗木与收货的狛枝05

05

 

当树间传来第十五声鸟鸣。

苗木稍稍睁开眼睛。视野中是一片被子,他感到安心。翻个身继续睡。

腰上痒痒的。有只手乘他还睡眼惺忪时搭到腰上来。“狛枝君……呜哇……别动啦很痒。”对方把苗木整个人揽过去,下巴挨着苗木的额头蹭。

“我还要再睡……狛枝君再动的话就回自己床上去睡哦。”感到头顶上的某人马上停止了动作,苗木闭上眼安心沉入睡眠。想着今天是周日不用上班,自然而然地,人也就贪睡起来。

……

——不过啊狛枝君,现在都已经是正午了啊?可以放开我了吗?

手臂依然坚持不懈地搭在苗木的腰上。八月夏日的热度正在上头,正午时分,即使狛枝的体温低于常人,苗木还是感到了炎热。使劲把对方的手臂向外移开,却更加用力地被抱紧。

“こ——ま——え——だ——!”苗木略带恼怒地使劲拖长音喊出了对方的姓,装作睡眼惺忪的白色棉花糖才不情不愿地放开小小的苗木。矮个子的少年打着哈欠在房内直接脱掉睡衣换下,光着上半身回头发现狛枝饶有兴趣地盯着这边。那姿态让人联想到古代宫廷观看表演的贵族。

“苗木君的内裤是黑色的啊。”

“这种事就不要说了!”

明明都是同性却有些羞耻。苗木加快了换衣服的速度,背过身去却让诱人的肩胛骨完完全全暴露在他人眼中。他只想快速结束这尴尬的时段,衬衫的扣子却怎么也扣不上。好不容易歪歪扭扭地把扣子蹭上去——

“啊。”穿反了。

折腾了好一会才真正把衣服全部穿上,白毛依旧在床上蜷缩着不想起来。把那家伙整个人拖起床又费了很多时间,明明醒得比苗木早,但起床的时间却比苗木晚的多呢,狛枝。总算把两人都收拾整齐,出发去游乐园,苗木正打算开门,却被狛枝拦腰抱起到窗户边。

“诶、诶诶?狛枝君?”放下苗木,狛枝背着休闲包翻身跃出窗外,苗木正想问怎么回事,整个人被站在窗外的狛枝双手卡住腋窝抱起来。毫无防备地身体前倾压在狛枝肩膀上,于是被扛在肩上又放在窗外。简直就像抱女孩子一样轻松。

白海带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想多抱抱苗木君。”

“……”

 

“以前经常坐公交呢……不过,自从成为大学生之后一般都是身边的朋友送我出门了。”苗木对于这样的感觉有些怀念。他入神地望着窗外的风景。狛枝却浑身戒备着,像是濒临炸毛的猫。

——是在警惕着不幸吗?

苗木牵起狛枝的手,对方以不适的表情扯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

在苗木看不见的身体另一侧,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

To.预备学科胖次狂魔

--现在去苗木君的家调查门

似乎是觉得有点不够,再补充一句。

--明天会有草饼送到日向君的家

 

--?

日向顶着热辣的太阳,为了草饼而极其不悦地应某人的要求赶到苗木家。手上给对面发送一个问号,心里却有些疑惑为什么狛枝不自己动手。能让狛枝像这样开出奖励拜托他的事情,跟苗木有关,再联合最近苗木身边发生的事故,可以判断这事关苗木的安危。……既然是重要的后辈苗木的事情,就不得不帮忙了啊。

日向和苗木的家都在城北,离得不算太远,他刚下车便收到了狛枝发来的短信。

--先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日向君看到了可疑的人吗?

日向抬头张望。映入眼帘的某处让他吃了一惊,他皱了皱眉,给狛枝写下回复:

--没有,怎么了?

日向看到的是,快递公司的后辈被下毒之前出现的少女。因为对她手上抱着的布偶印象特别深刻,所以连人的背影都有了记忆。虽然头发不知为何由纯黑变成棕色,虽然着装风格大有不同,但他知道是她。她正准备从社区出去,日向赶紧躲起来。

少女走出社区门口很远时日向才舒了一口气。他心中虽有疑惑,又觉得只是巧合,况且手头上的事大概比较重要,便加快速度向苗木家走去。

他站在苗木家门前。手机再次振动起来。

--先不要贸然调查门,观察一下门的外观。

日向从下向上观察。视线扫过门板下方,除了有些积灰以外空无一物。从门缝向里看去,也是经常来玩的苗木家里的景象。屋里没有人,并无异常。

动手轻轻触摸,门上没有涂抹奇怪的东西。

--发现什么了吗?

日向正想写“还没有”,视线却集中到门把手上。

——找到了。

门把手上有透明的鱼线缠绕着,延伸方向是向上。日向沿着渔线往上看去……消失了?不对。一定不是这样。有什么在上面支撑着。日向踮起脚尖,努力眯起双眼向上看去——高于自己一些的墙壁上有一个小到几乎不可见的孔洞。鱼线从那孔洞里穿进,绷紧。日向四处寻找,没有找到其它的和鱼线相连的异物。鱼线在墙里。

日向把发现的状况在短信中告诉了狛枝。虽说作为好友,对这家伙还是有一定信任存在的。但面对狛枝死不消停的坑队友行径,这点信任顿时化为乌有。日向开始考虑这件事根本是狛枝整他的可能性。

他在门前等了几分钟,从后颈流下的汗水滑落到背脊,痒痒的。手机振动传来,他打开狛枝的新短信——

--日向君可以先去找根长树枝之类的东西来吗?因为直接行动,我认为可能会有危险。

日向沉默了几秒,为了草饼,暂且付出一些劳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记得苗木楼上那家人正在施工,运气好应该能拿到钢管或者塑料管一类的东西。大概是狛枝的幸运加成,那家人居然没关门。日向轻轻拿起一根长水管,给狛枝回复。

--拿到了。

--日向君等一下我在坐过山车oijerownuywetifhwx

“……”想把水管用力敲到那团白海藻上。

再等了十来分钟,手机才振动起来。

--可以开始了

短信后附带了一张跟苗木一起的照片。苗木脸都青了……笑得很灿烂嘛狛枝,即使一脸苍白明显刚才吐过。

日向利用水管的直角,自己站到楼梯上,用水龙头压下门把手。

然后,离门大约十公分的一小块正方形天花板以极快的速度掉到了地上,从空洞里急速下落的是无色液体。日向的第一反应就是快速下楼,不慎裤脚沾上液体,变得一片漆黑。

——腐蚀性很强。

液体流淌一阵就不再运动,大概是流完了。日向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空出的那一块,走出了楼道,顺带给狛枝发了短信。

--里面是具有强腐蚀性的液体,至于是硫酸还是硝酸什么的我不太清楚。如果苗木从门里出来肯定会被泼到。

狛枝没回短信,日向继续发送。

--你到底做了什么?

没有回音。

 

狛枝和苗木在长椅上休息。过山车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直到现在脑子里还转啊转的。苗木连头上的呆毛都低垂下来,显得十分颓废。——头好晕啊……

偏头看了看状态完全不亚于自己的狛枝,照顾他人的本能被激发出来。“狛枝君在这等我一下。”说着,苗木拿上钱包向冰饮售卖处走去。要巧克力冰激凌呢,还是草莓味?不如说是香草味更好啦……但是,也不知道狛枝君喜欢的是什么口味呢。

“那个,请问一下,这里最畅销的是哪种口味?”还是采取这种方式决定吧。

——最后,苗木拿着两个最贵的种类往回走了。虽然知道是被坑了可是店主看起来很和蔼没法拒绝啊。

 

狛枝不在长椅上。苗木四处张望……没见到人。狛枝君还在头晕所以应该不会走太远,而且他说过很怕晒。事实上,苗木内心的第一个念头是“不会被诱拐了吧?”。

——会被诱拐这种事情……我到底把狛枝君当成什么样的人了啊。

但是,长椅上有奇怪的礼物盒。礼物盒下压着作业本大小的纸片——苗木浑身发冷。难道说狛枝君现在不在是因为黑幕的关系?

写得歪歪扭扭的字条的内容:

呐呐——他从这厚重的妆容下面认出真正的我了哦。就像是他能从绝望的表面看出内在的希望一样。所以说啊别一副傻兮兮的样子整天在他的身边晃来晃去太讨厌了。为什么会有你这种希望的绊脚石呢?一直一直都没办法消失的你就像蟑螂一样恶心啊。你头上长着的那个是蟑螂的触须吧是吧是吧。不过说到底,如果你没有办法消失掉的话

 

 

 

 

 

 

 

他和我一起消失就好了

 

身上被太阳晒出的汗,此时全都和血液一起开始变冷。怎么办。狛枝君现在的处境一定不妙。要救狛枝君。现场的线索……似乎只有还未拆开的礼物盒。那就拆开它看看——就算里面是毒气也好机关也好都不介意了。想要狛枝君安全地活下来……

近乎鲁莽地撕开了它。

就在苗木的大脑反应过来里面什么都没有的同时,从远处的旋转木马,传来了爆炸声。


-----

发了一章糖 黑幕她终于又开始动手啦……

这章日向君和狛枝的互动比较多,请不要介意……他们不是cp

事实上日向君这边也是发现真相的一条主线呢

真的是07完结 但是之后可能更新的机会就少了

本来还想在寒假期间写完的……对不起呀

我会努力平坑的!(底气不足


评论(2)
热度(24)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