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狛]从睁开双眼的早晨到互道晚安的深夜

*旧文搬运 如果在wb上看过请不要见怪


日常。OOC慎傻白甜妄想

稍稍有点r15要素?

 

8:00 am

被从窗外闯入的阳光弄醒,日向一伸手将身边的狛枝抱了个满怀。狛枝还没醒,在日向怀里动了动,哼哼两声,感觉到温暖就往日向胸部靠过去继续睡。

习惯早起的日向是睡不着了。他在下床准备好狛枝要吃的早饭和床上怀里的狛枝之间抉择许久,最终选择抱住狛枝享受带点清凉的早晨。

 

9:00 am

狛枝的睡颜永远看不腻。日向的手开始不老实,在狛枝大腿上游走。偶尔轻轻抚摸,偶尔整个抓住。狛枝迷迷糊糊地没理他就得寸进尺,手指往狛枝大腿根滑过去。

大腿内侧的嫩肉又软又滑好舒服。轻轻揉捏着臀部,大手覆盖着一边臀瓣把玩。狛枝终于受不了他,小腿用力踹一脚日向。日向吃痛老老实实继续抱着狛枝睡觉。

 

9:30 pm

狛枝大概十点时会醒,所以现在必须去做早饭。

 

10:06 am

狛枝脚上挂着蓝底樱花内裤醒来。随便一甩扔到地上,想了想又拿出卧室扔进洗衣机。

眼睛看不见日向只看得见烤好的吐司。完全被无视的厨师日向君。

 

10:32 am

日向开车,两人一起去机关。已经习惯迟到也习惯被十神骂了,两人的工作效率都高的离谱所以并没有完不成工作的风险——但加班依旧存在。他们还曾经在深夜无人的办公室里做过一回,差点被苗木撞破。

 

11:06 am

打卡,迟到。在走廊碰见十神,安定挨骂。

狛枝跟日向紧贴在一起低着头,伸手过去捏一把日向的屁股。

日向的手指在背后勾勒出狛枝的腰线。

——好痒。忍不住要笑出来了。

“噗……呜、哈哈……”狛枝浑身颤抖起来。

十神的火气更大了。

 

11:25 am

十神训完走人。趁着走廊没人日向轻轻打一下狛枝的屁股。

“日向君——”稍稍有点火大了。

 

0:30 pm

本来是午休开始,不过两人都工作中。

 

1:11 pm

 “真不愧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啊,这么久了工作报告还没传过来。想必是写不出来了吧?”

“你还真敢说,我这边可是还处理着你昨晚上没做完的那份啊!”

“那也改变不了日向君你工作效率过低的事实哦。”

“还不是你昨晚上一直动手动脚的缘故——”

“那也是日向君太没定力才会影响到正事的。”

“你也知道工作是正事啊。”

两人腹中空空还在吵架。同一办公室的雾切和苗木都已见怪不怪了。

——还好十神君不在呀,苗木这么想着。

 

1:20 pm

吵饿了。吃饭。

 

1:25 pm

隔壁桌的左右田看见这两人端着餐盘走到旁边,立马收拾好东西回去工作。

太闪,不敢看。

快走出机关食堂大门时都能听见那两人的现充发言。

“日向君帮我把米饭吃掉。”

“不行。不能挑食。”

“嘶……”狛枝夹起米饭,不太习惯筷子的笨拙的手想要尽快把食物送入口中。

——好烫。

日向见状用自己的筷子夹起狛枝碗里的米饭,吹凉再送到狛枝嘴里。

猫舌头。

 

3:24 pm

开会。会议内容根本就没在听,狛枝挠挠日向的手心,指尖被日向一把抓住。

 

3:30 pm

狛枝头靠在日向肩上开始睡觉。日向自觉肩负起记录工作内容的责任。无奈地把狛枝的脑袋放到更舒服的位置,脸颊被弄得有点痒却不敢动。

十神看向这边。

 

3:32 pm

十神眼神绝赞扫射中

 

4:37 pm

会议结束,日向轻轻拍一下狛枝的脸叫他起床。

“真不愧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啊连靠垫都做得那么不称职。太硬了,我的脸到现在都还在疼啊。”

“啰嗦,觉得不舒服就别睡。”

狛枝起来时稍稍擦过日向的嘴唇,顺带贴上去主动侵入日向的口腔。稍稍有些愣神的日向连忙反击,来来去去最终还是日向占上风,因为太久没呼吸,狛枝头晕了。

“奖励。”狛枝揉了揉太阳穴这么说。他还想睡。

 

4:40 pm

跟在日向和狛枝后面的左右田从会议开始起就一直在他们后面。

左右田现在心情很不好,很不好。

 

5:45 pm

准备下班,日向准备去发动车时下雨了,没带伞。狛枝提议顶着他的外套一起跑,绝对不会被雨淋到。以狛枝的幸运程度,雨水是洒不到他身上的。

但日向拒绝了。与其让狛枝遭受不幸还是被雨淋湿更好。

日向最终独自冲进雨里跑向停车场,发动汽车到大楼前。

头发湿漉漉的日向对着他打开车门的那一刻狛枝突然有种心脏被BREAK的感觉。

 

5:56 pm

路上放晴了。

 

6:20 pm

到家,日向让狛枝先去洗。但狛枝觉得日向淋过雨会感冒,于是两人一同入浴。

 

6:30 pm

因为会议上被分配了任务,明天要出去干架……不,指挥清理绝望残党,所以日向没有要做的意思。

狛枝一直有意无意地靠过来,肌肤相贴处能感觉到舒适的冰凉。

日向正在给浴缸放水,狛枝的右手忽然伸过来摸他胸部。

莲蓬头丢在浴缸里不管,日向转身教训狛枝。对方嘴边那抹得逞的笑容让他更为火大。

“日向君这么容易就发情还真是出乎我意料……嗯、那里、我……”

“容易发情的是谁啊?”

 

7:11 pm

第一发

 

7:52 pm

第二发

用温水帮狛枝清洗,做到这个程度就不能再继续了。老实说如果明天休假,今晚一定做到他动不了腰下不了床。

不过明天还要长途跋涉,所以暂且放过这家伙吧。

这么想着的日向,恶作剧地将水调到最大。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狛枝颤栗起来,高潮后的敏感部位被水流击打,居然带来了性的快感。

“呜嗯……日向君、日向君……别这样啊……”

 

8:01 pm

真残念啊,还以为能被水玩到射的。

一边帮狛枝擦着头发一边这么想着。最终看不下去狛枝那想去得要命的痛苦表情,还是帮了他一把。

腿软的狛枝只穿着T恤坐在床上。两人都腹中空空,日向要去做饭。

虽然如此——日向在出卧室前看了狛枝一眼。T恤下真空着的狛枝大概也能饱腹。

 

9:00 pm

狛枝在看书,日向敲着键盘。他们偶尔互相交流工作上的事情,偶尔停下来凝视着对方不说话。而更多时候他们各做各的,享受着这份静谧与安宁。

 

10:06 pm

日向工作完成,狛枝开始打哈欠。

日向出去煮了热牛奶放在床头,顺便帮狛枝把书放回书架。

狛枝打开笔记本,开始检查日向做出来的东西有没有出错。

 

10:30 pm

挑错,争论(虽说也没什么好争的但他们就是喜欢跟对方吵架而且擅长让彼此感到火大),刷牙,准备睡觉。

 

10:35 pm

把日向踢下床又捡回来。

 

10:46 pm

关灯,就着窗外的月光对视,道一声晚安。

 


评论(1)
热度(58)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