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玩
唠唠叨叨
混乱邪恶
unfo随意

狛受ONLY深夜60min的日狛1

日向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上的车,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坐在车上了。

旁边的狛枝见他醒了便挪到他身边来,亲昵地用棉花糖般蓬松的短发蹭他的脸。柔软的触感让他忘记了询问狛枝他们是要去哪里,低头亲吻狛枝的嘴唇。

坐在前排开车的左右田瞥一眼后视镜,正好瞄见日向与狛枝腻腻歪歪的场面,一边在心里大喊现充しね,一边又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去打断他们。王女看着已经坐到日向腿上的狛枝红了面颊,将头偏向一边假装看风景。七海瞟了他们一眼继续低头玩游戏,罪木捂着脸小声呢喃着什么。

一吻完毕,狛枝舔去仍挂在嘴边的一缕银丝,叹道“预备学科就连吻技都这么差,果然是毫无希望的家伙呢”,手却仍抓着日向的衬衣不放。忍受了大半天车里怪异气氛的左右田终于爆发,大吼着“你们两个再这样就……就给老子滚下去!”日向终于回过神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辆大得几乎可称作巴士的轿车,77期学员与日向都在车里。正好是一同进入新世界程序的人啊……都聚齐了。日向这么想着,往窗外望了过去。无边无际的油菜花将整个世界映得温暖而柔和,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完全不像是经历过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的世界啊……日向这么想着,看向狛枝,“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狛枝骑跨在他的腿上,一派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他。双方沉默半晌,最终还是狛枝先开口,“日向君难道是因为之前手术的原因大脑都不好使了?明明出发前告诉过你的。”语气里却不难听出有担心的成分在。日向条件反射地想要反驳,却惊讶地发现大脑里确确实实的没有关于这次出游的信息。

——有什么不对。

狛枝盯着日向的眼睛看了半天,对方依旧困惑的眼神让他感觉到了挫败,“嘛,那就不透露给日向君了,到了目的地你自然会知道。”日向心中的疑问一个接一个,却又像没有似的消失了。算了,怎样都好。日向心里这么想着,狛枝却突然趴到了他的胸口上。像是撒娇一般地,手臂环上他的脖子。软乎乎的发尾扫过他的锁骨,使人有些发痒。闭上眼睛,手臂环上狛枝的腰部,无视周围小小的议论声,与狛枝一同坠入了睡乡。

——有什么不对。

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是摇晃着他身体的西园寺。小小的身体,短短的手臂几乎要够不到他的肩膀。见他醒了,西园寺拍拍手掌,“居然摸到了肮脏的日向哥的肩膀,简直是洗上一万次手也不够啊。”无视西园寺尖酸刻薄的嘲讽,日向跟随着队伍下了车。眼前是如同希望之峰学园一般气势磅礴的博物馆,与希望之峰学园不同的,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都洋溢着历史的沉重。日向甩甩头,眼角瞥见一旁的狛枝。“预备学科的这张脸还真是令人厌恶啊……”狛枝刚刚挂上那副嘲讽的表情,却因为手被对方牵起而说不出话来。脸上依然是高傲的苍白,耳尖却悄无声息地染上红色。捕捉到这一点的日向坏心眼地更加靠近对方,果不其然地得到了可爱的回应。

他们十指相扣走进门内。

日向环顾着周围:“博物馆内居然没有其他人……”耳畔响起了狛枝略带沙哑的声音。“日向君忘了吗?这里还没有正式开放,只是索尼娅小姐想看,于是苗木君给我们破例开放了而已。”

在这个博物馆内,日向总是感觉到一股违和。但实在是说不清楚这种感觉的来由,就像是……

——有什么不对。

走过欧洲文化展馆就是亚洲文化展馆。庄严肃穆的气氛使人的心也沉静下来。但很快的,这种只有两人脚步声的环境,反而越来越令人心浮气躁了。想要看到狛枝,想要听到狛枝,但最重要的是想跟狛枝确认一些事情。

日向扭头看向狛枝,“你觉得,和我在这里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不是这样的。

“和预备学科在这里……”

“你只需要回答幸运还是不幸就可以了。”强硬地打断了。

——不是这样的。

“是幸运。和日向君在一起,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

日向没再多说,顺理成章地扯过狛枝的衬衫交换了一个充满侵略性与爱意的吻。狛枝的回应让一切变得自然而美好。寂静的博物馆中,被展品包围的小空间,时间仿佛在此处停止了。

——但是,不是这样的。

接下来的路程两人都沉默着,十指相扣的手缠绕得越来越紧,即使紧到发疼的地步也没有一人放轻力道。

二人牵着手走到展厅的中心。那是灾难过后用于纪念的铜像。日向将手覆上它的表面,冰冷的温度唤醒了日向对于一切绝望与希望的记忆。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不是这样的。

——真的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的。

日向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仪器与比狛枝的脸还要苍白的墙壁。黑暗吞噬了他,他又闭上眼,沉入了无穷无尽的睡眠中。

苗木望向营养舱中安定睡眠的日向创,即便是“希望”也无法拯救已经逝去的生命,和已经逝去的灵魂。他看向屏幕上映照着以日向创的记忆拼凑成的“幸福”与“快乐”,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坐在他旁边的雾切用一边手臂环住他的肩膀以表安慰,自己却也悄悄红了眼眶。

他又想起在最后一次任务中死亡的狛枝凪斗。那是对绝望残党的最后一次也是最危险的一次清剿。狛枝毫不犹豫地签下申请书的同时也提出了他死后强制让日向进入新世界程序的要求。

“我是不会说对不起的哦,日向君。”

“因为你的心情也和我一样吧。”


评论(1)
热度(17)
© gerogerokerokero | Powered by LOFTER